有“特种兵的梦”——访“00后”蛟龙突击队陆战

时间:2018-10-29 09:04

  海口10月16日电 题:心中有个“特种兵的梦”——访“蛟龙突击队”“00后”陆战队员

  记者李纯

  “来从戎一年的确阅历了许多,都是我曾经没见过、没触摸过的,吃过的苦也是。我之前16年没吃过的苦,这一年悉数吃完了。”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进行楼房滑降练习。 李唐 摄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进行楼房滑降练习。 李唐 摄

  身着海洋迷彩、脚踏作战靴,17岁的李枝卿叙述着部队练习的辛劳,眉宇间却透出几分满意。初秋时节,记者看望中国水兵陆战队时,结识了这位“00后”蛟龙突击队员。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进行海上滑舟练习。 李唐 摄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进行海上滑舟练习。 李唐 摄

  2017年9月,高中毕业的李枝卿参军入伍。三个月后,他如愿踏入中国水兵陆战队某旅特战一连的大门,成为“蛟龙突击队”尖刀连最年青的兵士。

  祖父曾为他取名“李志强”,由于自幼性情顽强,父亲为其改名“李枝卿”。报名入伍时,也有其他单位能够挑选,他却固执参与“蛟龙”。与生俱来的倔脾气并未因更名而改动,反倒助其成为水兵特种作战部队中的一员。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进行极限体能练习。 李唐 摄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进行极限体能练习。 李唐 摄

  “已然从戎,就要当能交兵的兵。”爱看军事体裁影视作品的李枝卿信任,军旅生计的艰苦是对自己人生的锻炼。

  但是,特种兵练习的苦累仍是超出了他的预期。据李枝卿回想,入营两三个月,他便随部队钻进海拔两千多米的森林驻训,每天都要在十分峻峭的斜坡上冲几个来回,完结几回1400米妨碍跑。扛起圆木的膀子火辣辣的,像创伤裂开一般痛。

  才出山林,海上课目练习随即打开,这也是李枝卿第一次与大海密切触摸。呛过几口水,最深入的回忆就是海水的苦涩。“把我咸傻了,一严重就不会游了。”现在,万米长游对他而言早已不在话下。

  来到水兵陆战队的9个多月,李枝卿简直都在户外驻训中度过。“很累,每天最舒服的时分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分。”躺在床上,他会回想当天学到的新技术、体能又有哪些前进。看似重复的日子,单调却也充分。空闲时刻看看电影、周末与家人视频通话,练习之余的简略调理也能令他特别高兴。“身体很累,但心不能累。每天早上又是一个新的开端,每一个课目都要练好。”

  喜欢或许是李枝卿坚持“心不累”的原因。时至今日,说起驻训期间重机枪射击练习的细节,他的眼里仍闪着光。“气浪像扇耳光相同。一枪打出去,前面地上的土都能飞起来,周围的干草都着了。特别爽!”用他的话说,自己心中有个“特种兵的梦”。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展开穿越妨碍练习。 李唐 摄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展开穿越妨碍练习。 李唐 摄

  从戎一年,李枝卿觉得自己“不相同了”,除了心理素质、体能技术的前进,最大的前进在于责任心的生长。“什么时刻该干什么工作,这种严重感必定要有。”

  为了不让爸爸妈妈忧虑,李枝卿从不与家人说起练习的苦累。现在再答复“练习苦不苦”的问题,他只说,进程十分苦楚,但之后想想也没什么。“时刻长了天然就习气了,习气这种日子节奏,习气一个武士应该具有的东西。”

  这种“日子节奏”或许就是特战一连连长何龙口中的“战役日子化”,两个装满个人战备物资的背囊一向放在在他房间里触手可及的当地。“一旦有什么情况,这两个包一提,拎上兵器,立马就能出去。”

  自成立以来,特战一连先后9次参与亚丁湾护航,完结“爱尔纳·突击”国际侦察兵竞赛,中俄、中巴、中澳等联演联训,“调和使命”海外医疗效劳,远航拜访,“海上登陆-2018”国际军事竞赛,“科瓦里-2018”中美澳联合练习等百余项多样化军事使命。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展开海上解救商船练习。 李唐 摄

水兵“蛟龙突击队”特战一连官兵展开海上解救商船练习。 李唐 摄

  李枝卿也神往着自己执行使命的那一天,在实践中查验所学,也能看看外面的国际。

  “假如用一句话介绍‘蛟龙突击队’,你会怎样讲?”记者问到。

  李枝卿沉吟了顷刻,“不怕喫苦不怕累,能克服各式各样的困难,这就是咱们‘蛟龙’。”(完)

相关内容: